​重度失能家庭悲歌 長照忘了

出版時間:2016/09/27 00:02

蔡以芃/台灣醫事安全法學會總監

聰明絕頂的諾貝爾獎得主高錕,因罹患阿滋海默症變得像孩子,失去靈魂,畢生成就也全遺忘。有一天,當你我成為重度失能患者,家人必然活得疲累又辛酸,但政府的長照,似乎忽略了這群最需要的人。

日前有則關於陳爺爺的報導,不離不棄照顧身心失能太太21年,太太卻在3個月前摔倒癱瘓,年邁的他再也無力負荷,在照服員極度短缺的現況下,從未申請到每月90小時的居家喘息服務,又因不是中低收入戶,無奈只能自費送太太至機構安養,數十年下來養老金散盡。

對此,衛福部只表示居家服務不能折算為金錢補助,另一面卻開方便門,長年補貼在國外坐擁高收入而以無業人口享受健保者,對真正需要援助的失能家庭不但無力提供居家服務,經濟上的重擔也不願補助,目前約有3萬家庭情況與陳爺爺類似,若連這3萬戶的困境都解決不了,又能如何期待新長照?  

依《長期照顧服務法》第8條規定:「長照服務,應依失能者程度及其家庭經濟狀況, 由主管機關提供補助;依其他法令規定得申請相同性質之服務補助者,僅得擇一為之。」也就是,申請長照補助的家庭,除了必須為失能患者,原則上得是中低收入戶,像陳爺爺這樣的家庭只能全額自費,一份微薄的退休金或薪水,反而讓他們申請不到補助,每月擠出數萬元給安養機構,日復一日咬牙苦撐,實際上早已淪為不折不扣的低收入戶。

另一個值得深思的問題,就是上述第8條所謂「擇一為之」的規定。簡單說,如果患者本身有勞保,失能後請領過勞保補助,就不得再申請長照補助,二者是二擇一,如此規定是為避免社會保險重複給付。但換個角度想,勞工每月繳納勞保費,是為了在需要時有保障,而這份保障由按月繳納的勞保費支付,換句話說,若長照最終定案為社會險,無論財源來自稅收或保費,都出自全民口袋,但若繳保費卻申請不到居家服務,需要補助時也只能在長照和其他補助間擇其一,對民眾而言,長照險還剩下多少意義?

大家都知道長照的人力與財源不足,但重度失能家庭的辛酸,只有當事人最清楚,身邊親友不乏這樣的例子。一對令人稱羨的恩愛夫妻,太太罹患失智症後, 生活頓如煉獄,必須時刻緊盯怕出門回不了家、剛吃飯就忘了自己吃過而不停喊餓,惡化後不記得丈夫是誰,每當半夜驚醒,就拿拐杖不斷毆打丈夫,最終年老的丈夫終於辭世而去,至親變成最可怕的陌生人。

而重度失能患者照護不易,有些家庭必須僱用兩名看護照顧一位患者,否則連外籍看護都待不住,最無奈的是,重度失能患者往往被機構拒於門外,家屬的精神負擔筆墨難以形容,這樣的角落,政府看到了嗎?

長照是文明的指標,推動刻不容緩,政府考量人力與財源時,請別忽略了最需要幫助的一群人,不是低收不代表負擔得起,也許多點人性考量,才是推動長照的意義。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