職災難堪 勞保局難纏

出版時間:2016/09/12 00:02

蔡以芃/台灣醫事安全法學會總監

職業災害是勞工難以承受的痛,往往傷害已經造成,但造成的原因卻要費心舉證,當中又牽涉陌生的醫學和法律問題,邏輯上想當然耳的事,結果不盡然如此,事態的發展常令當事人情何以堪。

上月底媒體披露,在知名連鎖鍋貼店擔任物流司機的詹先生,每天搬運4噸重貨物,長達4年,雙手手腕受傷,不僅丟了工作,還得開刀治療並長期復健,經榮總及職業傷害防治中心認定為職業疾病,但勞保局前後2次審議均認為詹先生的情況難以認定和長期搬重物有關,以非屬職業病為由拒絕給付。而今年初因軋戲、工時過長不幸病逝的孟庭麗,近日勞保局亦以「無短期或長期壓力」、無法認定為職業病再度拒付,讓家屬感嘆犧牲得毫無價值。

令人費解的是,勞工自行至指定醫院鑑定的結果,若和勞保局審議醫師的意見相左,難道後者一定高明?若當事人已過勞倒下,勞保局卻以壓力做為判斷標準,會不會太抽象?

界定標準攸關給付
當然,職災給付必須符合法定標準,並非要求政府漫無限制,但身為主管機關的勞保局審議時理應兼顧勞工權益,若事事從懷疑出發,相對也破壞了勞工對制度的信任,何況審議醫師全數受僱勞保局。說穿了,當雙方僵持不下,最後勢必進行訴願,一旦進入訴願階段,醫學判定仍將採用勞動部「職業災害鑑定委員會」的意見,無論在哪個階段,小老百姓都必須不斷舉證又舉證,勞保局口中的訴諸醫療專業,最終依據仍出自勞動部,在必須過五關斬六將的情況下,第一線的勞保局反而豎起高牆,這樣的審議是否有必要存在?

不過,審議並非強制程序,當事人也能直接訴願,但訴願結果未必符合期待,這是台灣與歐陸國家最大的不同。以德國為例,大多數案件皆能透過訴願解決,而台灣的訴願結果卻十有八九不盡如人意,除了思想和法治觀落後,我國長期偏重經濟成長而輕忽勞工權益,政治光譜偏右,難免缺乏社會主義關懷的人道精神,長久的政治文化影響了主事者的心態。

一旦遇到職災,如何界定職業傷害或職業病,對當事人是個難題,也是給付金額多寡的關鍵。以搬重物為例,一次性拉傷導致失能即屬職業傷害,而長期搬運重物致肌肉病變,則可能為職業病,但情況相對複雜的病症,每位醫師的判斷見仁見智。問題在,若勞工至指定醫院所作的鑑定「僅供參考」,即便從審議一路走到訴願,勞工將永遠陷於不利的地位,當標準難以服眾,便等於刁難人民。

勞保局輕描淡寫一句話,家屬卻點滴在心頭,如此說法勢難讓大眾相信孟庭麗過勞不屬職災,如何避免球員兼裁判的疑慮,整個社會都拭目以待。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