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于昉:防空洞的回憶

出版時間:2016/07/27 00:04

林于昉 秋惠文庫庫長
 
台北市最現代的地標101大樓附近有一處新舊共存的代表,那就是四四南村眷村文化公園,裡面還保留著1950年代的防空洞,如果在台北市區散步,可能還可以發現更多的防空洞,例如市民大道上、林森北路附近,而和平東路國立台北教育大學裡面還有一個防空洞藝廊,不過現在的人可能無法想像在50年代台灣曾有過全民建防空洞的時代。

日治時期,台灣人開始建築防空洞,當時曾受到美國的空襲,可是二戰結束進入反共抗俄時代雖然不再遭遇空襲,但防患未然,政府鼓勵民間建造更多公眾或私人的防空洞。

從那年代的報紙廣告可以看到,一間「防空壕專家華德號」標榜台北第一家最信用老牌,標榜日治時築城技術,最低工程意指平價,工程迅速嚴守時間,也許時局緊迫深怕共匪攻台空襲所以強調完工時間嚴守,另外這則廣告的隔壁欄還有一個有趣的廣告:「吉屋廉讓,大安疏散區住宅1幢,5間合意者請至建國南路182巷14號領看。」可見當時大安區建國南路是郊外,沒有敵人會浪費砲彈轟炸那疏散地區了;還有,當時省主席嚴家淦也在新公園示範推廣適合家庭的防空坑,當年台北市各地很多被接收的日本人宿舍都有庭園,政府希望這些家庭也能建築一些私人的防空設施,90年代我回台後曾拜訪一位熟識友人,他父親是台灣金融界官員也是蔣家親戚,他們在臨沂街官舍被標售後、拆除前,我進去看了一下,也發現一個簡易防空洞。

建造防空洞政策從50年代開始,後來演變成新建的公寓要設置防空避難設施,在東區的巷弄散步時,有時可以看到公寓住戶高掛「反對公寓防空避難地下室移做……用」的白布條,也不時傳出防空避難室權狀擁有者與公寓其他住戶的糾紛。

目前戰爭形態與二戰或60年代顯著不同,世界各地反而把地下捷運當成比較安全的防空避難空間。

不管防空洞、防空坑、防空壕,有些已拆除、有些成為懷舊拍照的對象,不過很少人記得台北新生南路大排二岸旁曾經有過整排的防空壕,隨著新生南路的加蓋,也把那時代害怕共匪空襲我們這一代的恐懼,放進了台灣時光膠囊了。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