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于昉: 1919年虎列拉侵台(二)

出版時間:2016/07/23 00:03

上次提到日本時代大正8年(1919年)的虎列拉(霍亂)疫情,是台灣醫療史上傳染病研究重點之一;病患很可憐,瘋狂拉水拉稀,或有嘔吐,重度脫水、休克、急性腎衰竭而亡;脫水而亡者皮膚乾燥,有人這樣形容:「青一塊,紫一塊的發脹了,帶肉骷髏,那個難看勁,慘不忍睹!」

這場疫情,最猖獗是在8月中到9月上旬,最高一天90人通報染病,屍體難以處理,滿街抬棺,窮人買不起棺木,改包草蓆,六張犁荒地上,新墳一夜多處隆起!

日本總督府緊急設立檢疫委員會,數百位檢疫員疲於奔命,發現患者一律隔離,警察在街上巡邏,看到苦瓜臉疑似有病,也抓起來。確定傳染的人送醫院,疑似染病卻未發作的人送到「健康者集體隔離所」觀察,患者家人也居家隔離,門口駐警看守。

各地廣設隔離病院,北部收治患者的是位於大稻埕的稻江醫院及其分院,但仍不夠用,得臨時搭小屋或借廟宇收容。死亡陰影籠罩,人心猜忌,患者被送到隔離病房的途中,用布把人蓋得密不透風,一路遮遮掩掩,見不得人,難怪患者煩躁或一臉愁苦,有些甚至寧可自己抓藥治病也不相信醫院而逃跑,最後死在路邊。

大稻埕淡水戲館被徵用為消毒班總部,四人一組開車出發,帶消毒桶到家家戶戶噴灑,士林則有腳踏車隊到民家消毒。衛生幻燈會加強宣導衛生,呼籲接種疫苗,從這本寫真帖中可見當時民眾的踴躍,景尾的注射場,40多人擠在門口外等待。

霍亂首重防疫,經由糞便、嘔吐物、水或食物傳染,因此安全用水、乾淨食物是必要的,管制取締飲食店、肉販、牛乳、飲料等,家家戶戶大掃除,料亭生意一落千丈,畢竟,來自港口的生魚、海鮮的確是傳染途徑之一。

這年夏天全島風聲鶴唳,虎列拉奪走上千人命,最後是在檢疫、隔離、消毒、接種疫苗等全面作戰下,歷時3個月才解除警報。

10多年前SARS在台灣造成數十人死亡,當時坐公車一咳嗽馬上被全車乘客投以異樣眼光,經濟損失無法估計,不過科學進步,細菌、病毒也在演化,2015年在台南疫情升高的登格熱今年好像又沒人提了,防疫絕對不能鬆懈,假如現在台灣發生上千人的死亡傳染病,真難以想像會帶來什麼後果。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