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8:被切開的血管

出版時間:2016/06/28 00:07

去年今天,輔大心理系應屆畢業生被學弟強暴。事發至今一年整,被害女同學承受了不遜於強暴的N次傷害,她形容自己「被群體碾壓」;以創傷規模論,她如同遭受活埋。

628將是台灣性平史的重要一頁,輔大性侵案有一些具標幟性的重要數字:713、307、529、607,數字底下是挖開的坑洞,那裡蔓藤纏繞、巨石堆疊、路徑漫漶,想要挖出活口談何容易。

今年307,被害女同學情緒崩潰,她在臉書寫說:最痛苦的不是事件本身,而是院長夏林清認為:「是我把喝酒醉一夜情包裝成被性侵。」那時同儕圈傳說她是自願,加害人談笑自如出現在眼前。她的貼文發出未久,系主任何東洪隨即措辭嚴厲指責她,並發信給按讚學生噤聲的白色恐怖事件。

受害人與同學處於無助、傷痛一起自戕,被切開的血管,流出的是不被接納的酸澀鮮血。她數度有臥軌、撞車之念,然而再次被支持夏林清的民陣成員嘲笑受害人「演很大」,並要她別否認性侵前「情慾流動的性愉悅」。

受害人最深的痛苦是來自她求助的師長夏林清。專業助人者面對性侵案受害人,要有細膩同理的態度,去年713受害人與男友、同學去向夏林清求助時,夏林清卻再砍一刀,擴大被害女同學傷口。

性侵被害人的A同學在今年529以長文公開揭露,處於師生權力不對等的河蟹壓力。他想為自己與受害人挖出呼吸的通道,但遭遇更慘烈的結構性暴力,這就是607當晚,被外界指稱如幫派烙人的公審大會。

受害人在這場會中,毫無掩飾面對兩百人說出心聲:
「今天我這個被性侵的經驗,其實是很難有人可以靠近跟理解的。今天這個事件在我的社會網絡或是這個社會裡面,本來被很隱密(處理)的,這也是為什麼A同學把我的名字寫出來這件事情,我沒有覺得不妥,那是因為那是我自己想要被看見,不想要再被蓋起來。

我在一個很孤絕的痛苦裡,就是說今天這個社會關係的動盪不只是一種,我不跟你交好了,對我而言,是重要生命經驗的一個、一個不被相信跟不被靠近,光是不被靠近跟不被相信這件事情就已經讓我非常痛苦。

對我們來說,我們發文(揭露文)其實不是想要毀了誰,那個是我們每日每夜內心的腐爛。我只是想要講說,就是說,我覺得我光是要讓別人看見我內心的腐爛或者是A生內心的腐爛都非常困難。非常感謝!」

許多人幫夏林清解套,強調她是實踐「受害人培力」理論,要激發受害人能動性。受害人確實淬煉如鋼鐵人,然而她的勇氣要付出多大代價?

事件中有一個人間蒸發的加害人,他沒有發出聲音,但除了性侵之罪的退學與可預見的刑責,他的良心究責是否更重。

觀察者努力去瞭解事件,除了對浩瀚細節逐一辨識,挖沙一般一鏟鏟移開,然而磚塊砂石由坑洞口繼續落下。有一股力量始終要將性侵案構成羅生門,另一股力量則要撬開真相,對峙使身在其中的受害人與見證人遭反覆拉扯。血管被割開了,受傷的已不僅是受害人。

回到性侵案的處理源頭,夏林清、何東洪第一顆扣子扣錯,整排都錯了。何東洪已被解職;夏林清主導的民陣系統則將事件推展成國家體制壓迫,原本是施展權力碾壓受害者的人,反身為受壓迫者,並訴求同道支持。而那始終踩不到受害者位置的受害人呢,恐怕只有與創傷進入永劫回歸。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