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采蘋:林全記事

出版時間:2016/03/17 00:14

週二深夜,我正為想不出這期蘋中信該寫什麼而煩惱,以前在商業周刊任職時的同事盧怡安在臉書上問我,為什麼不寫林全呢?那一刻,我知道她的心情跟我一樣,那段波濤洶湧的記憶,一整天都在腦海中浮沈。

從閣揆將由前財政部長林全接任的消息傳出,傳聞一路被證實,到那天出面開記者會,我想所有在扁政府時期負責過金融路線的記者,甚至金融從業人員,大家可能都有相同的感覺。對當時只有二十多歲的年輕記者而言,要在獨家專訪現場,聽到金控負責人承認曾經去過扁家送禮,「一切都打點好了」,那是多麼震撼的經驗。

林全無疑是「二次金改」的核心人物,由於財政部在多家公股行庫擁有股權,林全成為多個公股行庫經營權轉移的關鍵決策者。我還記得那一個星期天中午,怡安與長官一起去採訪當時陷入開發金控股權爭奪戰的陳敏薰(國民黨大掌櫃劉泰英方面的代表人),連錄音都整理好了,結果下午林全會見了陳敏薰與競爭方辜仲塋,提出「高個子理論」,認為股權較高者勝,表態支持「盛傳已經打點好了」的辜仲塋,導致那一期商業周刊在非常緊急的情況下換掉封面,我和怡安徹夜未眠。


這只是那兩、三年間,一個還不算太戲劇化的片刻,所有金融線記者一起見證過更多光怪陸離的事情。「只希望真的不要有第三次金改了。」「對,不能再改了,還有太多該做的事。」怡安如此回覆我。

二次金改的整體論述脈絡,是台灣在1991年開放新銀行後,一下子開放了太多執照,導致銀行家數過多,市場削價競爭,而台灣銀行業與他國銀行相比規模過小,經營成本偏高,因此應該鼓勵金融機構整併、減少公股行庫家數、促成至少三家市佔率超過10%的金融機構。

後來的實踐結果說明了,這個政策牽涉到極為重大的利益分配問題,到底該把哪家銀行切分給哪家銀行,從來就不是標售價格高低的問題,而帶有非常多人為判斷。曾經有多個投資銀行家對我證實,即使是公開標售案,也不見得是開價最高者得標,屬意的合併對象是有可能在開標後私下更改標價、壓過最高價格標(當然這被認為只有「不入流的」投資銀行才做得出來)。

而後來的金融科技發展也證明了,台灣金融產業的不進步,很可能跟規模的關係不大。在銀行業的集體阻撓、以及前金管會主委陳裕璋的毫無作為下,台灣直到最近兩年才修訂第三方支付法令(而且備受爭議的竟然又是銀行公會主導),這麼長的時間,我們因為沒有方便小型賣家的支付工具,而錯失了把中國阿里巴巴集團推向世界第一電商的C2C產業鏈平台。

多少中國零售公司都是在C2C平台上從零開始,在根本沒有實體店鋪的情形下成為一方霸主;更不要提隨著移動支付系統而衍生出來的各種大數據徵信技術、根據後台賣家走貨數量而能夠精確定價的供應鏈融資架構、因為可以極小量拆分而幾乎零手續費的微型金融產品、免費交易服務了。金融業的沈淪,就是整個國家產業的沈淪,往事歷歷在目,此刻正在阿里巴巴集團總部所在地杭州的我,實在無顏以對(曾經身為重量級媒體的金融線記者,沒有能夠在當時為台灣社會做些什麼,深感愧疚)。

本來不該重翻舊帳,只是此前多次傳出的金管會主委人選,都是提倡金融業整併的人士,而感覺到不得不說。金融業整併或許是一個可以辯論的理性議題,但是二次金改那種渾水一團的利益分配模式是真的不能夠再來一次;相較於促成金融業的規模擴大,很明顯的,金融資源如何準確分配到真正有資金需求、並有能力透過營利而回報銀行的需求者身上,遠比銀行規模有多大重要得多。

在大部分金融記者的心目中(尤其在怡安的心目中),林全是非常聰明、果決、能幹的人物,我也相信十年的光陰累積一定能使人更成熟練達,知道什麼是更重要的事。祝福新內閣。

看了這則新聞的人,也看了……
 
王溢嘉:否極泰來與性交體位
郝明義:「警總」不該主持轉型正義
江春男:汪毅夫的凍獨之說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好蘋友》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