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間異語:身障者第一次,性原來是這種感覺

出版時間:2015/12/09 00:04
阿南 女碩士生,手天使性義工

阿南
女碩士生,手天使性義工

Q︰當初怎會加入手天使?

A︰我本身讀性別研究,從事性別運動時,接觸到手天使的創辦人,無心插柳下參加,才發現社會上有些人,連想體驗性是什麼滋味的機會都很困難。過去我除了一直推動性別運動,也很關注性權,手天使主張提供重度障礙者的性權,這也是我想加入的原因,不管什麼人,都該有平等享受性的權利。

Q︰家人和男友怎麼看待?

A︰男友很支持,他本身從事社運,知道我做性義工,比較明白不同階層的苦處;家人倒是不反對,也沒說支持。

我是獨生女,父母很晚才生我,爸媽是普通上班族,家人彼此感情看似平淡,但他們很疼我。我跟爸情感上比較疏遠,媽是個思想傳統的人,不過我做什麼都會讓她知道,她多少會擔心,但她明白我做的是好事。

Q︰第1次為身障者提供服務,有什麼想法?

A︰其實,手天使提供服務前,都有行政義工跟身障者和性義工個別約談,不過實際當天還是會緊張,不知如何做主導,也不知面對身障者身體,會有什麼反應和態度,後來才明白,應該以身障者相同的高度去看待,他們就跟大家沒什麼差別。

記得,第1位服務對象,是位年僅18歲的男生,他因肌肉萎縮症,15歲就沒辦法動,後來只能動動指頭滑手機,甚至咳嗽也有困難。他這輩子沒接觸過異性,也因此他家人知道有這項服務,才替他申請,90分鐘的過程,我們先聊天,我覺得那次我表現沒很好,反倒是他處處體諒。

事後,他輕鬆說原來是這種感覺,我覺得他很勇敢,也替他無奈,對一般人來說,打手槍只是微不足道的發洩,可是有的人沒透過協助,一輩子都沒辦法體會。手天使接觸過的身障者,有的連勃起功能都有問題,只能透過刺激身體其他敏感處的代償方式,讓他獲得性愉悅。

人活著不是只要吃飽穿暖這麼簡單,同樣身障者也有對性的渴望,當他們明白自己也能跟一般人一樣,享有同樣的喜悅,生命自然有不同轉變,就有幾位接受過服務的身障者,因此改變他們對人生看法,懂得勇敢結交對象,也開始追求新生活。

Q︰希望手天使未來有什麼發展?

A︰性是人人平等的事,但中國人提到性,都選擇避而不談,觀念還停留在古代,一般人的性權都不被重視,更別說是身障者,手天使是個倡議組織,我們主動去做,是希望政府、照護機構能正視這個問題。不過,目前政府單位普遍只關注身障者的就業、生活等社會福利,很少關心他們性方面的需求。

身障者就跟大家一樣,有血有肉,對性也有需求的時候,不是大家不談不看不聽,就等於沒有,目前還有約2、30位身障者等待申請,只是手天使人力有限,我們踏出第1步,期待喚醒大眾更多關注。

特約記者黃惜時採訪整理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