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光復從未發生

出版時間:2015/09/09 19:03

作者:黃聖峰(台大法律系學士、台北大學法研碩士、臺澎國際法法理建國連線發起人、研究主持人)

在中國於和抗日戰爭毫無關係的9月3日舉行慶功閱兵、窮兵黷武地展現「和平崛起」的氣勢後,轉眼間就來到了9月9日這個真正與中國抗日有關的日子。為什麼說這一天跟中國抗日有關呢?因為日本是在70 年前的今天(1945年9月9日)的上午九點於中國南京簽署中國戰區的投降書。

依據降書內容,日本在中華民國(東三省除外)、台灣及越南北緯十六度以北地區的陸海空軍及輔助部隊應依據「聯合國(同盟國)最高統帥第一號命令」的規定向蔣委員長投降。而日方簽署代表,即中國派遣軍總司令官岡村寧次,則在降書中指示相關地區的陸海空軍向「蔣委員長特派受降代表中國戰區中國陸軍總司令何應欽上將及何應欽上將指定之各地區受降主官投降」。在降書最後,則載明何應欽是「代表中華民國、美利堅合眾國、大不列顛聯合王國、蘇維埃社會主義共和國聯邦,並為對日本作戰之其他聯合國(同盟國)之利益」接受該降書。

從降書內容,我們可以確定:蔣中正指派的代表何應欽將軍是「以同盟國代表的身分」「為了所有對日作戰的同盟國的利益」、接受日軍投降。而蔣中正之所以能指派代表受降,則是因為「聯合國(同盟國)最高統帥第一號命令」如此指示。因此,日本實際上是向同盟國投降,而不是只向中華民國投降。

至於在一個多月後的10月25日於台灣台北公會堂舉行的受降儀式,則是源自岡村寧次在此降書中所下的命令:駐守臺澎的日軍是依據岡村寧次的指示向身為「蔣委員長特派受降代表中國戰區中國陸軍總司令何應欽上將指定之受降主官」的陳儀將軍投降。因此,陳儀將軍也是「以同盟國代表身分」受降。

從而,中華民國的「台灣光復日」只不過是「日軍向盟軍投降日」,標誌的是軍事占領的開始,台澎主權並未在當天回歸中華民國。其實,如果日本簽署降書真如中華民國所說能移轉台澎主權,那麼也應該是移轉給同盟國而非中華民國,畢竟日本投降的對象是同盟國,不是嗎?

說到底,「光復台灣」只不過是中華民國自欺欺人的催眠術語罷了。

臺澎國際法法理建國連線臉書專頁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