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教育越多 原住民離族群越遠

出版時間:2015/08/17 00:06
原住民小朋友。資料照片
原住民小朋友。資料照片

莎瓏‧伊斯哈罕布德/義守大學傳播與設計學院助理教授
馬躍‧比吼/原住民族電視台前台長

最近關於課綱微調的爭議中,很少聽到原住民的聲音。對於原住民來說,新課綱舊課綱的差別到底是什麼?現行教育的意義到底是什麼?

原住民孩子在學校到底學了什麼?以族語為例,國中畢業的孩子,如果幸運在就學期間都有族語課可以選修,又很幸運可以修全族語與全英語課程,那麼他在九年課程中使用族語的時數只有3.5%,使用英語的時數是5%,超過90%的課程都是使用中文。這樣的族語課程能讓孩子把族語學好嗎?

以文化性的課程為例,1996年開始,國小曾經有每周一小時的鄉土教學活動課,1998年九年一貫課綱公布後,這個課程被取消,改融入各科教學。因此目前國中小沒有確定的原住民族文化課程與時數。

以更重要的歷史課程為例,目前爭議最大的高中歷史課裡面,128小時的必修課程裡有77小時介紹主流族群的歷史,48小時介紹世界各國的歷史,只以最初的1.5小時介紹台灣的考古,1.5小時介紹台灣數十個原住民族,後來提到原住民族都是簡單介紹原住民族如何被攻打、被驅趕、被搶奪土地。也就是高中三年的歷史課裡,台灣數十個原住民族是主角的只佔1.5小時。這樣的歷史課程,能讓孩子理解多少自己族群的歷史呢?

因此,各族傳統知識如:語言、口傳歷史、信仰與祭典、領域、部落組織、文化、生態知識、採集與農漁獵知識、工藝與藝術等豐富的寶藏,都沒有辦法在各級教育中教給孩子。而從原住民觀點如何看族群歷史、看台灣歷史?

於是原住民的孩子常常是受的教育越多,就與自己的族群距離越遙遠:孩子們中文非常流利卻不會講族語、能背誦中外歷史卻不知道部落的歷史、對長江黃河淡水墾丁都很熟悉卻不知道部落和家族的傳統領域。因為各級教育內容都是以主流族群為中心設計的,無法讓原住民的孩子認識自己的族群、對自己的族群有信心與認同感。

這樣的教育除了對原住民孩子是很大的傷害,對主流族群的孩子來說,也同樣扼殺了他們認識台灣、認識多元族群與多元文化的機會。

台灣的教育已經改變了,從過去小學圍牆上寫「當一個活活潑潑的好學生,做一個堂堂正正的中國人」,後來升級成為「堂堂正正的台灣人」。那很好,但是我們的課綱還可以更進步,更尊重在這裡生活的多元族群。除了「堂堂正正的台灣人」之外,我們的教育應該能培養出「堂堂正正的阿美人」、「堂堂正正的布農人」……如果有一群人希望當「堂堂正正的中國人」,他們也可以繼續。真正的歷史教育是要協助人們思考有關我們社會的問題,並有能力自己想出答案,讓社會裡的每一種人都彼此理解、彼此尊重,建立一種每個民族都能平等討論、平等參與的「共同生活」的方式。

所以我們需要的不是新課綱或舊課綱,而是原住民族自己的課綱。我們更需要的是比照編制190人、年度預算五億五千萬的國家教育研究院,成立原住民族自己的教育研究院,開始研究並編寫從幼兒園到大學教育所需的各種教材,讓原住民學生較多的學校可以使用這些課綱與教材,讓原住民孩子有機會知道自己是誰、知道自己族群的歷史和文化。原住民族教育研究院也要編寫給主流族群認識原住民族所需的教材,讓主流族群的孩子從小就有機會真正認識台灣這塊土地、認識這裡豐富多元的文化寶藏、懂得尊重和自己不一樣的人。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