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琳娜》奮力開花,那政府呢?

出版時間:2015/06/10 00:20

作者:魏玓(媒體改造學社社員、《共誌》主編)

導演林靖傑最近推出了他的第二部劇情長片《愛琳娜》,距離他上一部劇情長片已經是八年的時間。「五年級」的他,並不算年輕了,但是到現在才有第二部作品,不是他不想拍,更不是他不努力。事實正好相反,過去八年來,他在缺乏穩定收入的艱困條件下,孵劇本、找資金、搞前置,奮力孤軍作戰,片子終於在三年前開拍。拍完之後,因為片商對他沒有信心,於是只好繼續馬不停蹄地跳過片商自力搞檔期、搞試片、搞行銷,好不容易,弄到最後,搞定全台灣21家電影院的上映機會。

21家,不容易啊!但是看看同一個時間上映的好萊塢鉅片,光是雙北地區就超過40廳,全台至少也有 200廳!這些電影院老闆不肯也不敢排上《愛琳娜》,原因很簡單。今年四月間,立法院舉行《電影法》修正案公聽會,林靖傑在現場就呼籲要學習韓國的電影放映配額政策,保障國片的映演天數,獲得不少與會者的響應,但唯獨電影院業者反對。他們說,去年以來一百多部台灣電影裡只有16部賣超過一千兩百萬,如果硬性規定上演天數,不敷成本。

這個邏輯,在台灣目前的文化消費場域中,其實並不陌生:新聞媒體說,國際新聞和深度報導沒有收視率,所以不敢做;球團和電視業者說,本土棒球和籃球沒有美國的好看,所以不敢投資。在商言商,何錯之有?然而,我們問問自己,我們真的準備好迎接一個沒有自己的電影、沒有優質的新聞、沒有本土棒球的台灣了嗎?

有人說,電影導演也得現實點,不要拍一些太藝術的東西。我們姑且不論藝術電影的價值,但是很明顯的,一些只能靠自己打拼的台灣電影導演們,心裡也清楚,市場並不會在一夜之間改變,他們也不是沒有因應時勢做出努力。看過林靖傑第一部劇情片的人一定感覺得出來,他在《愛琳娜》中做出了多少改變的努力,企圖在社會關懷、創作理念和觀眾喜好之間,找到一個平衡。而從網路和放映現場,我們也看到了觀眾們的正面回應。我在上週日下午,跑了兩家電影院才搶到第三排的座位,兩場都是滿座,放映過程中觀眾笑聲和反應不斷。網路上叫好、感動之聲也愈來愈多,已無需贅言。

於是,問題來了,我家附近的電影院看不到《愛琳娜》,我前去的那兩家電影院,也只把它擺在最小的廳放映,座位有限。在這樣侷促的條件下,首日票房也已經突破百萬。我想我們有足夠的理由相信,如果《愛琳娜》至少有好萊塢大片的一半放映廳數(100廳),而且又能夠至少維持兩週的放映時間,票房表現不見得會比好萊塢電影差,片商和電影院也能賺到錢。而且,能夠藉此重拾對國片信心和興趣的觀眾,也一定超過電影院老闆們的想像。我不會說《愛琳娜》已經一百分,我也不會說一部電影就可以啟動良性循環,但如果有一個制度的支持,讓更多《愛琳娜》能夠持續上場作戰,台灣電影的復興,不是沒有機會的。

台灣線上導演中,有很多(而且未來應該會有更多),不只有才華,他們還有為本地觀眾們說出感動故事的熱情和心意,有為這塊土地留下影像紀錄的使命感,更有正面迎戰好萊塢鉅片的大氣魄。套句《愛琳娜》的宣傳詞「再廢的人生,也要奮力開出一朵花來」;許多台灣導演們,正奮力在這塊已經廢到不行的電影土地上,想要開出他們的花來。而我們的政府和國會,卻還在美國國家機器和本地資本家之前,畏畏縮縮,唯唯諾諾,就像個真正的「魯蛇」。

曾經說出「為了保衛韓國電影,我們可以去死。」這番壯烈豪語的南韓「電影教父」導演林權澤,也曾說出呼應林靖傑的話,他說,「假設世界是一個大花園,而每個國家就像是一種獨特品種的花。韓國雖然是小國,但是我們也有權利在這個大花園裡展示我們自己。」當初南韓導演的努力和心聲,南韓政府不僅聽到了,還拿出跟美國抗衡的勇氣和魄力,於是造就了南韓近二十年來的電影復興。台灣的政府呢?就請從保障《愛琳娜》的上映時間做起吧!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