漂浪島嶼:看守總統的一中大夢

出版時間:2015/04/01 12:13
馬英九過度傾中,並且視中國經濟為台灣發展的唯一解藥。
馬英九過度傾中,並且視中國經濟為台灣發展的唯一解藥。

反亞投行黑箱降國格,人群聚集總統府前,越夜約擁擠,透過相互呼喊,聲援者不斷加入,在3月的最後一夜,終究連接回一年前的50萬人憤怒。去年,佔領立院、闖進政院,其實抗爭的都是一位總統的黑箱決策,只是一年前循著行政體系抗議,終於總統府前。至今終於在選舉大敗,總統淪為看守政權,心腹一一離去後,面對挫敗,依舊不死心地,繼續黑箱行政,仍想在中國關係上冒進,終於面對群眾圍聚總統府,最後的對決來臨。

「亞洲基礎建設投資銀行」的構想,延續著中國大西進的政策思維,在上海長三角經濟圈開啟中國的沿海繁榮後,開始透過西安、蘭州為中心的大西進經濟圈,拉昇內陸的經濟繁榮。亞投行就是看準新興蹶起的中亞經濟,以絲路連結的西進經濟路線,並且加入東協國家的南進經濟區域,構成中國一路一帶的新經濟發展。

其實亞投行,不僅是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上任後,開展的新經濟政策,其實也是解決中國在高速發展後,基礎建設物質生產過剩的問題,透過轉進海外,來達成軟著陸,避免生產過剩、內需不足的經濟泡沫化。更重要是亞投行的一路一帶,重新展現中國歷史中,漢代的陸上絲路,以及元、明代的海上絲路,在現今的經濟佈局上,再現絲路經濟,同時宣揚「大中國」的國威,挑戰美國的世界經濟整合霸主地位。

亞投行,中國有經濟與政治的算計,並且有大國之間的微妙相競,小國台灣在大國之間,甚至在中國打壓之下,如何明確目標,慎選位置,已經是極度艱辛。如何一昧傾中,甚至黑箱決議,甚至失去國格,就成中國附屬,委由中國代辦。就算馬英九總統自我秉持的「一國二制」,台灣也是政治實體,有著所謂的憲法主權,如何自我沈淪,自甘「一國兩區」,將台灣等同於港澳,當起區長,一切仰賴中國鼻息。

馬英九為全民所抗議唾棄,就是過度傾中,並且視中國經濟為台灣發展的唯一解藥,甚至在台灣高度依賴中國經濟後,透過服貿、貨貿加速經濟整合,形成經濟上的交纏統合,讓未來更難以分割。對於中國以經促統的陽謀,馬英九在任期之末不斷加速連結,不是不明現實的過度樂觀,就是太明現實的刻意操作。當選舉大敗,已成跛腳總統,馬習會破局,這才讓人看清,一切為了個人歷史定位,不惜作賤台灣的心態。

更讓人憤怒是,去年三月爆發反頃中、反黑箱的社會運動,連帶敗選衝擊政權,一位看守總統不願面對現實,暫緩一直引發爭議的中台政策,或是將所有政策公開討論。面對,社運蜂湧,全民憤怒,選舉大敗的教訓,依舊未讓馬英九反省,甚至持續以行政法規,涉外文書,繞過立院監督,或是逃避全民討論,繼續推動他的一中大夢。

服貿、貨貿、亞投行的經濟整合,以及名為設限、實為開放的中國來台購屋購地政策,劃出社區可買十分之一,土地可購十三公頃的限制,卻未思考如此大量的中國居民,將會造成台灣社會何等衝擊,房價物價如何飆昇,甚至一旦通過立委提出開放中國移民,更被譏諷是移入中國鐵票,衝擊台灣政治版圖,保證國民黨繼續萬年執政。

從貿易協定、開放購屋、課綱微調等政策,都可以看見這條透過經濟、人口、文化層面,悄悄推動的一中大夢。更糟糕是,全民看破總統的陽謀,他就蠻幹,不斷推動。整個傾中政策的結果,就是促成中台紅頂商人的百年盛世,卻是讓台灣青年,永遠淪落於高房價、高剝削、高失業,甚至一如港澳居民被邊緣化的危機中,一個未來被出賣的世代。

群眾到總統府了!其實一年前的330,50萬人早有能力包圍,要求馬英九出來面對,但是錯誤的寄望,群眾退了,總統依然不悔。如今晚了一年,群眾再來,為著同樣的黑箱,同樣的憤怒,只是這次所有擋在前面的群臣官僚,早已分裂消散,台北市警力也該依柯市長之言,政治事政治解決,不該單靠警察壓制,一位失去庇護的孤單總統,該是面對人民,無能再躲避。

夜!群眾不退,等待天明,將從四面八方而來的人民增援,完成一場未竟的社會運動,展現人民不屈的力量,不只為一位失能的看守總統,不再禍國,更是對未來掌權的總統,展現人民的真實力量。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