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巨蛋的閩南語

出版時間:2014/10/08 08:48

本內容由曾泰元提供

曾泰元(東吳大學英文系主任、林語堂故居執行長)
 
台北捷運松山線通車在即,卻出現了語言上的困擾,引發社會熱議。
 
為重視各大族群的語言權利(linguistic rights),台北捷運各站的站名播報以國、閩、客、英四語進行,然而其中「台北小巨蛋」的閩、客語念法,卻讓捷運局大傷腦筋。專家後來會商決議,「小巨蛋」三個字的閩、客語皆以國語發音,念成台北「ㄒㄧㄠˇ ㄐㄩˋ ㄉㄢˋ」。
 
難道閩、客語念不出「小巨蛋」嗎?當然不是。「小巨蛋」的閩南語依不同口音,可直譯念為「ㄒㄧㄜ ㄍㄨˇ ㄉㄢˇ」或「ㄒㄧㄜ ㄍㄧˇ ㄉㄢˇ」。客家話我不熟悉,恕我在此從略。不過北捷諮詢過的語言專家普遍認為,「巨蛋」是外來的專有名詞,不宜按照字面直譯。而且這樣念,乘客大眾恐怕都會覺得奇怪彆扭。
 
就語言上來說,引進異質成分是一種很常見的現象,世界上許多語言都是如此。閩南語直接挪用國語(如「隨身碟」)、日語(如「ㄊㄛˇ ㄌㄚ ㄎㄨˇ」卡車),國語也經常挪用閩南語(如「凍蒜」)、英語(如「APP」),英、日語更是大量挪用其他語言。這樣不僅省時省力,同時也豐富了自身語言的形式與內涵。
 
「巨蛋」是個近二、三十年來中文才有的新詞,咸信譯自「Big Egg」,此乃東京巨蛋(Tokyo Dome)前身的暱稱。
 
這個「巨蛋」的語言狀況與「熱狗」有幾分類似。中文的「熱狗」譯自英文的「hot dog」,閩南語大抵挪用國語的發音,也唸成「ㄖㄜˋ ㄍㄡˇ」。若把「熱狗」直譯成閩南語,用「純正」的閩南語來念,多數人恐怕也都會覺得奇怪彆扭。
 
世界上沒有「純粹」的語言,想保持語言的純粹只是烏托邦式的想法,遙不可及。人民是語言的主人,語言則是大家約定俗成的結果,專家追本溯源得到的「正確」答案,告訴人民應該要怎麼樣才對,人民也不見得買單。
 
閩南語中夾雜國語或許有點奇怪,部分人士的質當然有其道理。然而北捷對於「小巨蛋」的處理體察民情,反應了現狀,順應古今中外語言發展的潮流,不要輕易動搖,應該要堅持下去。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