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中志】挑戰西方學術自由的孔子學院

出版時間:2014/07/03 12:19

本內容由李中志提供

全文刊於《新新聞》1425 期,6/26/2014 - 7/2/2014

當年孔丘帶著一幫弟子周遊列國,並未得到重視,是多年後帝王看到儒學的統治功效,才開始穿起孔子的衣服施展儒術。中共花了一世代批孔揚秦,如今中國不患寡患不均,已是孔子口中十足的惡邦,卻又再度穿起孔子的外衣,帶著銀子周遊列國。在前國家主席胡錦濤發展「國家軟實力」的全球總戰略之下,以不到十年的時間在世界各地建立起孔子學院/課堂。根據其官網,截至2013年底,全球已設置440所孔子學院和646所孔子課堂,更以2015年底完成500所學院與1000個課堂為目標。

孔子學院以大學為進駐對象,課堂則以社區中小學為對象,(以下以孔子學院概稱)。表面上的設立宗旨乃是仿照其他國家的海外文化組織,如德國的歌德學院,英法也有相當成功且受歡迎的文化學會,藉由推廣語言達到宣揚文化的目的。但不同的是,上述國家的文化協會只是從旁輔導,並非如孔子學院直接進駐學校,卻又不受宿主學校管轄的獨立單位。

然而最根本的區別是中國非民主國家,所謂文化推廣其實是依附在國家的政治目的之下,有如作戰,以無限的國家資源,如火如荼地在世界各地攻城掠地。孔子學院遍布五大洲,已涵蓋一百二十餘國,儘管如此,胡錦濤仍於任內最後一次共黨中全會指示:『國際敵對勢力正在加緊對我國實施西化、分化戰略圖謀…我們要深刻認識意識形態領域鬥爭的嚴重性和複雜性…「西強我弱」的國際文化和輿論格局尚未根本扭轉。』這個全球「思想鬥爭」的棒子已交給了習近平。

全球的孔子學院由北京總部管理指導,隸屬於中國教育部之下的「國家漢辦即國家漢語國際推廣領導小組辦公室」,簡稱漢辦。漢辦與孔子學院總部主任為同一人,官階比照中國副部長,自2004年起為許琳。許琳非學者,也非專長於語言教育,她更重要的頭銜是中國政協委員與國務院參事,層級相當高。國務院参事室直屬國務院,是全球統戰的恣詢單位,孔子學院的任務不言可喻。

漢辦與孔子學院的架構我們或許並不驚訝,但西方實無法理解教育文化是以「鬥爭」的心態進行,用政治意識形態來指導。經濟學人曾引述中國政治局常委李長春對孔子學院的定位,李長春直言孔子學院是中國海外宣傳的重要機構。李長春畢生掌控「中央宣傳思想工作小組」直到今年初退休,素以箝制思想聞名,此引述讓努力擦脂塗粉的孔子學院相當難堪。

孔子學院十分積極地拓展業務,鎖定歐美知名大學尋求「合作」,但非以傳統的學術計畫模式交由學校管理,而是以獨立的單位進駐校園,提供免費的教材、獎學金、教職人員的旅費、薪水等開銷,往往是數百萬美元的挹注,在中文需求大增而各校經費拮據的情況下,很難拒絕這種表面上的「讓利」。

但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孔子學院從課程安排到師資的雇用考核,均由中國掌控。教師由漢辦自中國選拔,經過訓練,直接派遣到各校。要知道,進入歐美知名大學任教的條件是極為嚴苛的,但漢辦的標準是以思想正確為首要條件,專業未必符合大學教師標準,許多連英語能力都有問題,難擔教學任務,但在合作的契約上學校往往失去教師任用的決定權。美國國務院曾於2012年5月發出公告,要求非持教師簽證的「客座教授」於同年6月底離境。

但最被詬病的還不是專業上的技術問題,而是孔子學院對西方學術自由的挑戰。歐美社會信守思想與言論自由,其實並不在意中國登門宣揚中國的政治理念,何況是在以學術自由為最高原則的大學?但問題正是出在學術自由的學風吹不進孔子學院,讓孔子學院成為歐美校園裡的中國租界,在這個租界裡,由中國的法律管轄,決定師生什麼是該學的,什麼是不該學的。這被認為是美國開國以來校園最大的倒退,更甚於麥卡席時代。

孔子學院章程總則的第六、七兩條明白規定,「不得與中國有關法律相牴觸」,「不參與與孔子學院設立宗旨不相符的活動」。字面上似乎無可厚非,但舉凡台灣問題、西藏問題、疆獨、回獨、六四天安門事件、法輪功、人權問題、中共內部的權鬥,等等中國政權的禁忌話題,不但訓練教師要以「不談政治」迴避,一旦學生的討論涉及敏感問題,還要進一步闡述中國觀點。

基於宣傳效果,中國會盡量不得罪名校。因此,少數名校或能爭取到中國少許的讓步,如史丹佛大學得以宣稱課堂上百無禁忌,不必理會中國要求,但僅止於簽約文字上的政治正確,問題仍在,不少漢學學者早已把中國的禁忌內化到自然閃躲的習慣。

例如,芝加哥大學東亞所副主任佛斯 (Ted Foss) 面對同事,知名人類學學者薩林斯 (Marshall Sahlins) 的質疑時,被問到能否在芝大的孔子學院討論諸如藏獨台獨等議題,佛斯說「我可以在我的辦公室掛達賴喇嘛的肖像,但在四樓 (即芝大孔子學院所在樓層),我們 不會這麼做。」等於間接給了否定的答案。

名氣大如芝大者都不能免於自我設限,名氣稍小的更是只能默許孔子學院對學術自由與大學自治的公開破壞。例如,美國北卡大學在設立孔子學院兩年後,中國透過孔子學院的運作,逼迫取消達賴的訪問演講。又如加拿大安大略省麥馬士達大學 (McMaster University) 的孔子學院,在發現一名講師参與法輪功活動後,逕行終止聘約。此舉引發侵犯學校權力爭議,但學校被迫替孔子學院辯護,導致安大略省人權法庭判決該校宗教歧視。麥馬士達大學最後自行關閉孔子學院。上述兩所大學仍算一流大學,動見觀瞻,等而下之的更是無力反抗,類似的事件反覆發生。

先前提到的薩林斯夾其盛名在《國家雜誌》 (The Nation,2013年11月) 發表一篇對孔子學院破壞美國學術自由的深入分析,成為批判孔子學院最有力的文章。除了孔子學院制式的反駁外,此文引發學者間的論戰,陣營的界線相當分明,幾乎是將中國價值內化的漢學與東亞研究學者對抗其他學界,例如喬治華盛頓大學的亞洲研究中心主任麥可德 (Edward McCord)。

麥可德不同意薩林斯的分析,他略顯唐突地引毛澤東的「百花齊放,百家爭鳴」為題捍衛孔子學院在美國校園的自由,並在《外交官雜誌》(The Diplomat,2014年3月) 力陳孔子學院難以威脅美國學術自由。薩林斯則認為麥可德的立論錯置爭點、罔顧事實,立刻回擊。值得順便一提的是,麥可德也是喬治華盛頓大學的台灣研究中心主任,研究涵蓋國際關係。如果類似麥可德對中國威脅掉以輕心的學者被延攬到華府的台海問題智庫,的確是值得我們擔心的,但不幸的是,這是目前很普遍現象。

值得鼓舞的是,這兩年來西方對中國和平崛起的想像已開始出現變化,我國從反媒體壟斷到太陽花學運一連串的抗爭並非只是區域政治的特殊現象,它毋寧是連結到全球反中情緒的一環。美加學界對孔子學院挑戰學術自由已有警覺,加拿大教師協會 (CAUT) 2013年底的決議呼籲加拿大各院校終止與孔子學院合作,因為那「意味著允許中共干預我們的教學,包括課程設計和課堂討論話題。這是對我們學術自由的侵犯。」

進入2014年後反對孔子學院的聲浪越來越大,光是六月份登上媒體的就有多倫多教育委員會投票通過暫停與孔子學院的計畫;致力於提倡學術自由,有相當影響力的美國教授學會(AAUP) 也正式決議發表聲明,呼籲大學停止與孔子學院合作,指其功能由如「中國的一支國家武力,不顧學術自由」,措辭相當強烈。

最令人矚目的要算芝加哥大學今年四月間由百餘名望重士林的學者聯署,包括香港出生的知名漢學者余國藩 (Anthony C. Yu),公開呼籲芝大終止孔子學院的續約。主要反對理由有兩點,程序上違法與實質上的戕害,與我國民間反服貿的邏輯一致。程序違法是指五年前芝大跳過教授議會的同意逕行簽約,且許多條文黑箱作業,並未公開,實質戕害則是上述總總考量。

芝大教授這分反孔子學院的聲明以執學界牛耳的高度做結,大意是,儘管芝加哥大學享受菁英的特權,得以不顧漢辦加諸本校孔子學院的種種限制,但更多的學校並無此特權而必須屈服。如果芝大只顧自身的利益,把自己的清譽借給孔子學院,哪等於参與了中國這個全球的政治工程,幫中國破壞他校的學術自由,這違反了我們自身的學術價值。

反觀台灣,馬政府自己就像孔子學院不說,我們希望陸生帶回台灣經驗,但我們能決定教陸生什麼嗎?關起門來,我們不確定張志軍到台灣大學與到義守大學會展現什麼樣不同的嘴臉,但當張志軍要敲鑼打鼓造訪義守大學時,除了「島國前進」初生之犢的年輕人頗多意見外,我們看不到校方能要求什麼,遑論主導,而我們一向以天之驕子自居的頂級大學又做了什麼?終日奢言百大,芝加哥大學教授的風範或許應該先學一學。

 (作者為美國伊利諾州立大學教授)  


一指在APP內訂閱《蘋果新聞網》按此了解更多


最熱獨家、最強內幕、最爆八卦
訂閱《蘋果》4大新聞信 完全免費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