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朔:二二八只殺了兩萬人,太感謝了

出版時間:2014/03/04 00:02
南方朔認為,王曉波者流,實在是讀書人之恥!

國民黨在仍然統治中國的時代,都宣傳說中國地大物博,人口眾多,有四萬萬七千萬;而民國35年「二二八」時,台灣的人口為610萬,中國人口數為台灣的80倍。

因此,「二二八」時,國民黨的軍隊在台灣屠殺了兩萬人,這絕對不是小Case,因為600萬之2萬,這個比例換算成中國人口,就相當於2萬乘80,等於160萬。而國民黨在清黨時只殺了40萬人,換算成台灣的人口密度,40萬除以80分之1,只有5千人,清黨才是小Case。

但我遇到中國人,絕對不會說國民黨清黨時,只殺了4億7千萬分之40萬,遠遠比不上台灣「二二八」時殺的600萬分之2萬,因此清黨殺人只是個小Case。因為把一個專制野蠻的殺人事件,比喻為大Case 或小Case,不但不倫不類,而且這種比喻真是其心可誅。國民黨清黨時殺了40萬,「二二八」只殺了2萬,難道要台灣人反而應該去感謝國民黨?難道只殺2萬人還嫌少?要多少人才夠?

因此,教育部課綱微調的檢核小組召集人王曉波所謂的「二二八只殺了兩萬人,是小Case」之論,他這種人會修出什麼樣的課綱,已不言可知。這時候,我們可能已需談一下所謂的「中國史觀」了。

在今天全世界所有的國家裡,中國人是最重視歷史,也最懂得利用歷史來替人民洗腦的一國。中國人的歷史觀,本質上是一種虛無史觀,在位的統治者都自認代表了正統,他講究天地君親師這種封建價值,而完全缺乏人權和進步的價值,他只會要求人民向他團結效忠,不向他效忠就是造反,而可以殺害壓迫。

因此,早年的學問家梁漱溟遂在他所著的《中國文化要義》裡就指出,中國人的歷史價值觀,只有成王敗寇這種封建價值,而沒有人權進步的標準。這種歷史教化所形成的讀書人,心中當然也沒有人權進步,只知道趨炎附勢。如果統治者向他們示好,他們就去幫統治者擦脂抹粉,感恩戴德,成為統治者的幫兇。教育部的課綱微調,其實就是透過課綱的改變,要建造台灣人民的奴性。課綱小組那一群人,都是在台灣知識學術界公認最沒有地位的一群人。我用我的知識良心敢說,這些人縱使想做我的學生,我都拒收。他們會訂出什麼樣的課綱不想即知。他們的召集人會說出「二二八」殺了兩萬人,只是小Case,一點也不奇怪。

一個讀書人最重要的就是要有知識良知和知識份子應有的風骨。要替國家社會尋找進步的動力,不能為了享受到權力的好處,就參與到那個濫權的共犯體系,違法亂為,甚至還說出「二二八只殺了二萬人,是小Case、這種無心無肝的荒唐話。王曉波者流,實在是讀書人之恥!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