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不是「反恐尚不周密」問題

出版時間:2014/03/04 00:38
反恐戰爭主要是理念之戰,不是物質之戰。
反恐戰爭主要是理念之戰,不是物質之戰。

作者:林泰和(中正大學戰略暨國際事務研究所副教授)

中國雲南昆明市嚴重的暴力攻擊事件,中國官方將其定調為新疆「分裂勢力」的「暴力恐怖事件」。若此說法屬實,這是繼2009年烏魯木齊發生75事件,2013年10月北京天安門攻擊事件後,最新且最嚴重的一起東突恐怖攻擊事件。此次昆明的恐怖攻擊事件,與去年北京一樣,都具有「跨境」與婦女參加的性質,顯示東突恐怖攻擊已有從量變轉成質變的趨勢,值得高度關注。

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東突的恐怖攻擊必須回溯到清朝的新疆政策,當時為落實維吾爾族只隸屬於清王朝統治,而與漢族不是一個利益共同體的意識。清廷不允許維吾爾社會作為一個純粹伊斯蘭社群「烏瑪」,使得維吾爾社會變成學者王柯所認為的,既不是「中華」也不是穆罕默德「烏瑪」的存在,進而構成東突厥獨立運動的根本原因。一次大戰土耳其戰敗後,有流亡軍人,輾轉逃到新疆,成立學校,高舉「民族」大纛,散布「泛突厥主義」思想。

1933年與1944年,新疆維吾爾族曾先後兩次成立「東突厥斯坦共和國」。東突厥斯坦獨立運動在毛澤東主政時代,一度消寂,但是1980年代後,又重新獲得動能。其關鍵在全球伊斯蘭復興運動興起,1979年伊朗革命成功與1989年蘇聯敗於阿富汗戰役,「泛伊斯蘭主義」形成了東突獨立運動的有利條件。而1990年蘇聯解體後,中亞5個伊斯蘭國家,紛紛獨立,更賦予長期從事新疆獨立的維吾爾族一個願景與想像。

泛伊斯蘭主義與泛突厥主義為東突厥斯坦獨立運動提供了意識形態與外部連結,更具體來說,是提供一個廣泛國際性支撐背景。更重要的是,「雙泛主義」提供維吾爾知識份子在政治論述過程的理論信仰作用,利用漢、維原生差異與維吾爾群眾對話。這種意識形態跨越了20世紀的反帝國主義運動,反殖民主義解放浪潮,進入21世紀後,與國際伊斯蘭運動接軌。

從維族的觀點檢視,中國是一個無神論的國家,本來就和以伊斯蘭為主要信仰的維吾爾族,格格不入。而「中華民族」與「黃帝」或「炎黃子孫」的政治神話與建構,更是無法說服以突厥族為主的新疆各民族。新疆經濟的「富裕」或「起飛」政策,對維族人來講無法和「攫取」自新疆的石油、天然氣或礦產相比。更重要的是,中國眼中的「恐怖份子」,在維族人心中可能是「自由鬥士」。東突厥斯坦獨立運動的終極目的,就是要在新疆地區建立以維吾爾族為中心的民族國家。唯有建立自己的國家才能根絕政治壓迫,經濟壓榨,保證民族平等與宗教自由。

中國仍認為恐怖攻擊是因為「反恐措施尚不周密」。但反恐戰爭主要是理念之戰,不是物質之戰,正本清源的作法,還是要去除「東突恐怖份子」訴求的正當性。但中國既難以完全接受維吾爾人的宗教信仰,幾十年下來更發展出實行「軍、政、企合一」的新疆生產建設兵團實質統治新疆,讓漢人在當地有壓倒性的政經優勢,對維族人而言,這早已是被殖民的民族壓迫問題,要化解已經質變的恐怖攻擊,談何容易。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