呂塗人間:無悔之路(呂政達)

更新時間: 2019/12/08 05:00

詩人悔之邀約,在他辦公室樓頂看花喝咖啡。
下樓,回到閣樓,有作家送他的書法《從渴愛生》,來自《維摩詰經》的句子。駐足欣賞。
就源於維摩詰對時間的追想,等到告辭,回到濟南路上,清冷氣息襲來,我的身體細吟雪萊的詩句:「時間的海洋啊,滿是深沉的悲戚,鹹味竟是來自人的淚滴。」
潮汐交替,濟南路是一座包含青春、淚滴和笑臉的海洋,再過去一點的濟南路二段十五號,如今蓋起雄偉豪宅,我想念那個已不存在的六樓的我的座位,深夜,仍在稿紙上寫新聞。那時沒有電腦,我在剪報室一頁一頁找資料。清晨出刊的第一份報紙,微曦間的微醺,油墨性急的想告訴你什麼。我們想用文字改寫的這個世界,靜悄悄輾壓過來。
身體是什麼?維摩詰這樣問道,是火焰,是稍縱即逝的花,是芭蕉,是一碰即散成碎片的夢。是齊東街老街靜悄悄的榕樹蔭。

用身體譜成一首詩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