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地報告:為什麼要讀書?(張惠菁)

更新時間: 2019/09/15 05:00

我從今年五月起多了一個角色,就是出版社的總編輯。因為這個角色,我就從一個讀書、寫書的人,擴大變成編書、選書的人。於是這個問題也會時不時地來到我眼前,就是知識和人之間關係,我們為什麼要讀書?
有時候,我在自己的臉書上分享一點讀書的、或是行走世間偶遇的心得,偶爾會遇到一些貼標籤式的回應。我想這些情形,在臉書上大家都遇過,也不離奇。而我說的這些回應,也不是針對我,但其中隱含的成見,往往也令我並不舒服。比如我談到美國作家科茨的書,就會有人說「站在屍骨上的國家,再怎麼矯飾都不能抹去全身的鮮血」,我說參加某個教師們的素養教學研究會,會有人說「這種活動是騙政府的錢」。
這其實非常奇怪。後者,人本基金會說明,那場教師研究會沒有拿政府補助,是老師們自行繳費參加的─在沒有弄清事情的狀況下,一下子無差別攻擊了認真的老師們,實在奇怪,不知是有過什麼不好的經驗或憤怒,但是找錯了對象。前者,就更奇怪了,因為科茨《美國夢的悲劇:我們的進步運動為何總是遭到反撲?》通篇並不是「矯飾」,而是在批判美國。

重新建立事實認知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