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級:

花園:一個人旅行(阮慶岳)

我年輕時,經常一個人旅行,一方面覺得應該要去探索世界,也想磨練一人去應對不可測狀況的能力。當然,也有些因為這主意聽起來夠酷帥,日後和他人述說起來時,特別覺得春風自得,隱隱有著某種虛榮心的成分。
這樣四處磨練下來,好處究竟有多少,譬如說是否變得精明幹練,因此能夠學會因地制宜,或者懂得結交陌生人,藉此勝讀百卷書的增廣見聞,我確實相信這效果不假。但是,這樣旅行的效益有幾分,老實說應該因人而異,我不清楚也不敢打包票。
若是去回想,其中經歷的難題與寂寞,反而更是鮮明難忘。不管是遇到偷騙拐搶,或是自己受傷生病,甚至被人不理性與不禮貌的對待,當下四顧茫茫求助無人的心境,大概是只有親歷者才能明白。
我遇過獨行的美國女大生,宣稱她在西伯利亞的鐵道旅行中,被陌生人強姦兩次。我也曾在突尼斯逛走時,被人假說要告訴我如何去電影院,反而陷入小巷被圍堵勒索。或是在宏都拉斯的荒郊野外,開車被強行攔下的人索取過路費(他們宣稱剛修補好這段土石路面的小坑洞,要求表達感謝與樂捐金錢)。


會有許多萍水相逢

比較奇妙地,是這些終於幸運能夠安全度過的危險,回想起來雖然苦澀、也因此繞目難忘,尤其可以拿來炫耀說嘴。當然,因為獨自旅行時容易去結交朋友,會有許多萍水相逢、甚至相濡以沫的短暫情誼花火,可以填補身為獨行者必然的孤寂。
某個程度上,這種避之不去的孤寂感,也是一人旅行時,最珍貴的價值所在。除了時空環境的必然生疏,無他人可依靠或交流的狀態,有時還會讓人忽然手足無措地驚慌起來,讀書與聽音樂雖是常用的良伴,真正的破解方法,卻是能怡然自得地享受這樣的孤寂,於是讓時間緩慢下來,節奏能融入當地環境,一日不說幾句話,或者一人走路、吃飯、看電影、上酒吧,都覺得愜意也正常,這種獨特的體驗,絕對是一人旅行者的甜蜜回報。
我現在並不特別喜歡一人去旅行,年紀大了有關係,也不覺得有這樣的絕對必要,反而會慎選一起旅行的伴侶,確認有同行者能分享苦樂悲歡的同時,又不失卻一人獨行的悠然與自在。


小說家、建築師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