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級:

【蘋中人】跆拳女神跨界找自己 陳怡安

作者/戚海倫 攝影/趙元彬「在三明治的人生狀態還能有這樣的享受。享受著當下,只為了我們正做著自己喜歡的事。」「人生還有很多事,不是只有打敗別人和勝利。」-1988、1992年奧運跆拳道示範賽金牌陳怡安今年八月中旬,台北體育館舉行亞洲長青擊劍錦標賽。賽場上,178公分高的陳怡安格外醒目;這位曾在15歲時,就在漢城奧運殿堂為我國奪下跆拳道示範賽第一金的女將,如今46歲「跨界」再度參加國際賽,心情全然不同。「無比幸福!」陳怡安笑說:「我覺得擊劍很帥!」兒時她在左營訓練中心練跆拳,當時就很欣賞擊劍。近一兩年,在擊劍協會前秘書長林文鴻「推坑」下,開始用周末上午到台大練擊劍。「有點像過了很多年的心想事成,開啟我認識一種新的運動。」陳怡安笑說。「雖然都是對打、技擊,但是擊劍動作非常細膩,有很多手指、手腕的細膩動技巧;它是點到的,不像跆拳道用腳比較多、要全力攻擊。」過去投入跆拳道20多年,陳怡安有些運動習慣已很難改,但自跆壇退休近20年,如今她用全新心情練擊劍。「長青賽剛好在台灣辦啊,要是大包小包飛國外、被刺幾劍就打包回家,這樣太浪費了!」她大笑說:「我兒子笑我:『媽媽被電爆了!』但我真的收穫好多。」「打團體賽氣氛很high啊!我應該要不緊張,但其實還是會。」擊劍新手陳怡安說:「年輕時當選手有很多壓力,根本不可能像這樣去觀察自己內在波濤洶湧、各種各樣的感覺。」「開始練跆拳是因為爸媽沒空,送我和弟弟去練。」陳怡安回憶,父親是職業軍人,很少在家,母親也忙於在電子廠工作,她笑說,兒時的自己是個乖乖牌,教練說什麼,她就做什麼;加上當時練跆拳的女生較少,她體型又好、人高腿長有優勢,才國一就進入左營訓練中心在國家隊訓練,很快也當上國手。「跆拳道的勝利和成功,當然不是簡單的事,但對我並不難。只要我全力、專注去做,都能看到表現,那是很幸運的事。」連兩屆在奧運示範賽摘金,無疑是陳怡安人生中的美好回憶。「我一直喜歡跆拳和綜合性大賽,愈是大場面我表現愈好,我很喜歡參加亞奧運的感覺。」到2000年雪梨奧運,跆拳道成為奧運正式競賽,「妳要不要再出來?」92年跆拳道執行教練劉慶文問陳怡安。當年要27歲的陳怡安已在電視台工作,對於復出拚奧運,她猶豫許久,各方意見紛雜。後來她辭掉媒體工作、專心投入訓練。「但結果我(國手)連選都沒選上。」怡安說。說著說著,陳怡安的眼眶很快紅了,淚水在打轉。我很驚訝,畢竟那已是近20年前的往事了。「(人生)是黑白的!」陳怡安提高了音頻,她擦去眼角淚水補充說:「那是我人生第一個、也是至今為止最大的挫折,我在家哭了半年……。」她說:「只要別人一問我,我就開始哭,我不知怎麼回答,心情很複雜。」「這個挫敗帶給我人生的成長和養分非常多,可能比我拿到(奧運)參賽權和再拿一面金牌還要多。」當時陳怡安陷入低潮,不想工作,「我花很多時間跟自己相處。」窩在家裡的她種花、做手工皂,沉澱過後,她開始懂得「很多事不是這麼理所當然,很多人在幫我,我要心懷感恩。」她補充:「那不只是挫敗、走出來、再開始新階段這麼簡單;人生還有很多事,不是只有打敗別人和勝利。」「我也不知道今天為什麼講到會哭,我已經沒有挫折感了。(沒選上)確實有遺憾,我哭不是因為想起挫折,而是點點滴滴、很多豐富我人生的感受跑出來。」陳怡安破涕為笑:「我最愛哭,我從小就是愛哭鬼。」「過去我好像從來都沒想過,到底我自己喜歡做什麼?想做什麼?」花半年放空留白,卻讓陳怡安後來的人生更多姿多彩。她還是去了雪梨奧運,角色是賽事講評。「去之前我一直逃避,覺得那就是傷心地;在轉播也還是會覺得嘔,強迫自己去面對。」陳怡安發現,自己逐漸可以面對了,後來她重返電視台工作,曾為了做節目到中國、也曾在公視做兒童節目主持人,「但我一直沒想過要積極留在螢光幕前」。2005年創立「陳怡安手工香皂」事業,像是圓了她少女時的夢,「開一個香香的、美美的店吧!」她回憶過去出國比賽時,好喜歡在市集裡看到彩色手工皂堆疊著,「傻呼呼就開店了,後來才發現,做事業這麼不簡單。」也幾乎與創業同期,「後來有了家庭,整個人突然就穩定下來了」。當年,30幾歲的公眾人物陳怡安與小她七歲的「學弟」張豐進「未婚生女」,曾有記者問她:「妳難道不怕我們寫妳未婚生女嗎?」陳怡安大笑回:「難道我要因為這樣,就跑去結婚嗎?」對陳怡安來說,婚姻並非人生必要,她與「紅豆的爸爸」有共識,也與雙方家人溝通過;當時她做兒童節目的製作人也支持,讓她很感動。幾年後,育有一女一子的兩人還是去結婚了,「就是那張紙有法律作用,能方便一些事。」陳怡安的想法至今沒變。「我的生活每天就是女工和老媽子。」陳怡安笑說,先生擔任羽球教練,在家時間不多,「相對我在家庭的責任就更重了。但因為我理解教練是怎麼一回事,我不能吵說,『那你回來顧你家小孩』。」陪伴孩子成長,對陳怡安來說是美好的事,她喜歡煮菜、愛為孩子做便當,「孩子真的帶給我很多快樂和挑戰」。「我本來就不是個傳統的人。」陳怡安笑說,自己沒想結婚,「而他就是乖乖的,沒反駁我。」政大企管系畢業的陳怡安,因為到台北體院念研究所修術科,認識了讀大學部、「可愛的年輕運動員」張豐進,「他很貼心,相處時總默默付出」。陳怡安眼睛一眨,「我喜歡青春的肉體!」她偶爾開先生玩笑:「那現在沒了怎麼辦?」語畢,她又是一陣大笑。「直到現在我都覺得,我們還是好朋友。」在生活上,「我會養自己、也會養小孩,沒有他沒關係。」陳怡安談起另一半很理性,「但是有他陪伴,很有安全感,我想做什麼他都支持。」過去十年,陳怡安的生活幾乎就是家庭與工作,「雖然有自己的事業已經算滿好,但還是感覺自己逐漸凋謝枯萎。」她的心底始終有個聲音:「那我自己呢?」「我人生的意義是什麼?」
「我很喜歡做皂,但人生不是只有做皂啊!還是需要再去探索一下自己的內在、自我價值實現這部分。」興趣廣泛豐富的陳怡安,於是開始「找自己」。她樂於接觸各種新事物,常被好友笑稱有著「不務正業」的斜槓人生。奧運金牌陳怡安,如今是擁有情緒密碼及身體密碼證照的合格療癒師、她彈鋼琴、吹長笛、學擊劍、喜歡英語,也會一些西班牙語與法語;甚至前年還跌破眾人眼鏡,在一部被網友封為年度奇片的電影《台北物語》,擔綱女主角飾演醫師。海報上她一頭幹練短髮、驕傲的神情,最是醒目。「演戲純粹就是件自然的事。」「就像到公園散步,有人揪、我就說,『好喔!我們就去公園散個步吧!』這樣的心態去的。我不覺得它是件很特別的事,而是像郊遊一樣的心態。」這兩年,兩個孩子逐漸長大,陳怡安的心態也有所改變。她更信任孩子、也減低自己在時間上的焦慮感,「我發現自己愈來愈有活力,有精力做喜歡的事,也把握每一分鐘好好學習。」她正在台師大攻讀博士,「當然會累啊!但學習就是開心。」看未來,陳怡安說,她期待能展現更多「精英運動員價值」,「運動價值不在輸贏。看見更多不同的可能性,非常重要」。「運動員也能過著想要的生活,而不是靠政府給我們,這不是我們學運動的目的。」近兩年她開始投身國際體育事務,曾在2018亞奧會運動員論壇為我國運動員發聲,也遠赴阿根廷參加論壇。「我不會無聊,因為我有太多想學的東西。」回首精彩人生上半場,她說一路要感謝的教練、師長貴人實在太多,「但我爸媽真的很特別。」陳怡安說:「我家環境不是很好,但我爸媽從不會為了獎金叫我去比賽。」就連當年她深陷低潮,完全不想工作,媽媽也只一句:「沒關係,我養妳,吃飯而已。」
「我爸堅持讓我念非體育科系,我因此有了完全不同的人生。」如今陳爸過世已十年,但他過去與陳媽媽給女兒充分支持、很大的空間和自由,讓陳怡安的人生格外不同。「職業婦女要讓自己快樂,不要將快樂寄託在先生、孩子身上。」陳怡安這樣相信也實踐著,「我常跟自己喊話,『加油,妳可以的!』」如今愈來愈自在的她期待,自己的人生不只是在跆拳賽場上「少年得志」,還有更多的高峰、能在不同領域「大器晚成」。陳怡安
年齡:46歲
身高/體重:178公分/65公斤
現職:陳怡安手工香皂負責人、愛爾達電視台特約體育主播、國家運動訓練中心董事、中華奧會執行委員
家庭:已婚,育有1女1子
學歷:政大企管系畢業、台北體院運科所碩士、目前就讀台師大體育研究所博士班
殊榮:
1988、1992奧運跆拳道示範賽金牌
1998亞運跆拳道金牌看了這則新聞的人,也看了……
【百姓的苦與痛】法內無情!植物人申請不到補助 「若賣房將來住哪?」
【跟拍外送員】背房貸壓力大 上班族兼職外送員拚外快
【跟拍外送員】日搶62單拚10萬薪 揭鑽車縫吞怨氣求生術


奧運金牌陳怡安自跆拳道界退休20年,如今用全新心情投入擊劍運動。趙元彬攝

陳怡安勇奪漢城奧運示範賽金牌時才15歲。陳怡安提供

178公分的陳怡安人高腿長,在跆拳道場上佔有優勢。陳怡安提供

沒選上雪梨奧運國手,陳怡安(左)用賽事講評身分參與奧運。陳怡安提供

陳怡安前年「跨界」主演電影《台北物語》,展現不同可能。(翻攝臉書)

陳怡安(左)與先生張豐進育有兩個可愛的孩子。陳怡安提供

手工皂事業圓了陳怡安少女時的夢。趙元彬攝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