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級:

【正妹創業】26歲當老闆慘賠千萬 打掉重練年收5千萬

廖妍羚26歲那年決定送自己一份特別的生日禮物——創業,她將多年積攢來的錢投入自創保養品牌,搭上醫美保養風潮,隔年營業額就破千萬元。卻沒想到,一連串錯誤的決策讓她嘗到失敗滋味,甚至想收掉公司。最後砍掉重練,才讓業績回穩,她苦笑道:「這輩子很曲折也很幸運。」

外形高眺美麗的廖妍羚是個7年級生,很難想像她的人生如同八點檔般精彩。創業讓她經歷一般人不會遭受到的痛苦打擊,甚至因此影響了腹中寶寶,長子的早產,讓她備感不捨,卻也讓她發覺為母則強,不論遭受任何挫折,都會正面迎擊。

從小叛逆 16歲獨立

從小,她就不是個乖女兒,「我一路是叛逆到了極點。」母親原本希望讀資優班的她,順利考上高中、升大學,但她偏偏不要,「高中時我去考廣告設計,媽媽完全不能理解、拒絕幫我付學費。」

16歲的她也很有骨氣,既然母親不肯付錢,就自己賺,「我白天上課,晚上去餐廳打工。」回到家已經累垮的,還得做作業,「有時媽媽會進房間和我大吵,我的壓力很大,憤而休學、離家出走3個月,目的是和她溝通。」女兒的絕決,讓母親驚覺,必須要和她和解,「回家後她願意付註冊費,材料費我自己付。」

返校後,她白天上學,晚上到市議員服務處當助理。大學考得不順利,重考那一年居然開了一間咖啡館,成為老闆,「媽媽朋友家中有個店面空著,她問我要不要試看看,當時年輕沒想太多,準備1個月就開了。」

「那是路邊店,內用一杯咖啡100元,外帶50元的方式經營,第8個月營業額就做到80萬元,回本了。」於是,她將店交給母親經營後,專心念書,考上實踐服裝設計系。

身為漂亮的女生,她喜歡服裝,但在校時一直車衣服,「有一天晚上差點車到手,那時我思考自己雖然熱愛設計,但車縫是我想要的嗎?」她毅然決定休學,並展開瘋狂接設計及行銷案的人生。

以需求出發 進軍藥妝店

其後,她到保養品公司上班,這間公司剛成立,只有3名員工,廖妍羚負責網路行銷,「公司推出粉刺貼,這項產品中了、大賣,第一年營業額就做到1億多。」隨之而來的擴充,讓她覺得已經不是自己想要待的職場。

離職後,她決定自創品牌「時間寵愛」,「一開始創業,我想要打造一個好的工作環境,先從熟悉的事去做。」那年,她才26歲,「5月創業,剛好我的生日在5月,就當作是給自己的生日禮物,投入100萬元存款,我心想反正最糟就是賠掉。」

她從自己的需求出發,推出第一支商品——胺基酸洗顏霜,「主打雷射後洗臉,雷射的人不能用一般的洗面乳,他們在診所打完雷射,就會買,這是很容易切入的市場。」

創業的第一年通路是醫美診所、藥局,「我也在一位藝人成立的電商上架,他的模式是請藝人推薦產品,雖然只有一支洗面乳上架,但業績不錯,一個月可以賣10~20萬元。」隔年3月進軍藥妝店,主打術後護理系列商品,年營業額破千萬元。

前幾年,在研發部分仍倚賴代工廠,雖然明瞭OEM有許多缺點,包括修樣不順利、可能會拿到舊配方、穩定度無法控制等,但因資本額不夠大,只能如此。

直到2012年,在通路銷售的杏仁酸被衛服部抓到PH值過低,「衛服的標準是3.5%,檢驗出來是3.1~3.2%,我沒辦法控制這點,因為產品設計不是我。」

「出廠時產品合格,在架上變不合格。」仔細了解原因後,才知道問題出在凍膜內的水,「游離分子會影響PH值,當時我們沒有實驗室,無法解決問題。」產品被下架,損失高達500萬元,她堅持討回公道,將代工廠告上法庭,最終爭取到100多萬元賠償費。

「那時候有點氣不過,不只是討錢,也要討公道。」這次的教訓,廖妍羚決心拿回原料技術端掌控權,以確保產品品質。同時,大舉搬遷辦公室,再砸千萬元開立設實驗室、聘雇專業人員、投入研發。

成立實驗室 做明星商品

「自己有實驗室就會想要炫技。」投入1年多時間研發,推出2項明星商品——橙花油、乳暈還原膜,「我們想做特殊產品,如果和大家一樣都做乳液,就很難和別人不同,也沒有獨特性。」

她解釋:「我們很早就在提倡油保養品,這支產品的特色是皮膚很乾或很油都可以用,很容易出油的人用,反而一整天不會出油。」產品有顛覆性,創造話題,回購率很高。

另外,推出針對私密處的保養品「乳暈還原膜」,「在想新商品時,我們討論還有什麼地方沒做過?」意外切中新市場,「這2項商品推出後,在屈臣氏上架,一個月可以帶來100多萬元營業額。」

她表示,產品推出得比別人更早,需要花時間和消費者溝通,卻也增加了競爭對手的進入門檻,以橙花油來說,現在才在流行,但她很早就做了。

有實驗室,掌握配方及原物料,「以玻尿酸來說,在台灣多達50種,若像以往讓代工廠做,他們提出配方,也很難了解是否照他們講的做。」現在,自己採購原物料,確認配方後,再交由代工廠製作。

「實驗室把所有配方做出來後,向工廠訂產線、再派人到現場親自盯。」儘管掌握了前端,仍要事必親躬,原因是過去幾年到工廠時,發生許多怪事,「曾經推出一瓶凍膜裡面含有機玫瑰,在實驗室做沒問題,工廠打樣回來後發現所有的事情都不對,劑量、味道、黏度、顏色都不對。」

她要求工廠將寄送的原物料桶子回收,有機玫瑰那桶不見了,「我們已經通報通路會上架,只好整個拉下來,這件事處理了好幾個月,連同原物料、通路費、運費,損失高達70萬元。」

「這件事我印象很深,覺得怎麼有這麼扯的事。」她無奈道:「創業過程中,所有該遇到的事都遇過,還包括廠商跑路、廠長人間蒸發等。」

然而,她口中的「回頭蹲基本功」,確實發揮了效益,也增加競業廠商進入門檻,「讓他們看到配方表也無所謂,因為做不出來。」

登陸賠千萬 錯開SPA館

開放陸客觀光那幾年,廖妍羚成為受益者,「很多大陸人來台灣買產品,他們的反應是很喜歡,我很驚訝,他們怎麼知道我,覺得好像有機會。」陸客帶來的商機,讓她懷抱中國夢。當時有朋友說服她,可以將公司做大,她決定釋股10%。

同時,進行幾個計劃,一是登陸,「2014年籌備、2015年到上海,光是管銷費一個月100萬元,幹部、業務、申請3證,一年燒掉上千萬元。」此時,才明瞭保養品進軍中國難度頗高,結局是收掉公司、找代理商經營。

二是調整公司體質,將公司的架構做大,「所有事情要符合內稽內控,過多的紙上作業,做不了事。」她反省道:「我才31歲,年輕、不懂事、過度相信專業」,結果反而導致營業額跌到1千萬元,「一年賠2千萬,同時間又在燒實驗室。」

2016年,在朋友建議下,跨足不熟悉的領域,到101大樓35樓開SPA館,「朋友說,在101的SPA館生意很好,客戶接不完。」為此,認真的她去學習芳療,擁有國家乙級美容師執照,接受全球調香界首席學校—ISIPCA的調香訓練。

證照備齊,不代表經營妥當,「開了一年半後,認賠賣掉,之前的股本都賠光了。」那幾年,她的事業都在空轉,虧損持續擴大。

雪上加霜的是,籌備SPA那段時間她懷孕了,因工作壓力太大,腹中的小孩狀況很多,「兒子早產,現在有些發展遲緩。」 她對長子充滿愧疚,現在努力擠出時間陪他早療,「我花很多時間在小孩身上,每天下班會煮飯給他們吃。」

原想結束公司  重整再出發

面對內憂外患,2017年生第二胎時,她原想收掉公司,「我覺得心很累,以錢來說,我很會賺錢,經營公司,把自己弄得裡外不是人。」

生完女兒、做月子時,一位醫生朋友前來探望她,「聊天時,他要我不要收,他可以介紹一位網紅,試看看直播。」她以橙花油做直播,沒想到,商品熱銷破百萬元,成為詢問度超高的明星商品。

她有了再度站起來的勇氣,「我只能告訴自己福禍相依。」廖妍羚說,面對外人的攻擊,她心中很難過,檢討後,只能怪自己太過相信別人。

近年重新整頓公司,觀察到實體業績衰退的現象,開始專攻網路,業績持續爬升。

回想26歲創業,她表示,創業早是一件有優勢的事,「我感謝那個時候有勇氣的自己。」10年來,她經歷大風大浪,幸運的是,從未被浪擊倒。(彭蕙珍/台北報導)

廖妍羚
年齡:1983年(36歲)
學歷:東吳商學系工商管理組
經歷:
21歲 不動產交易資料中心行銷企劃
24歲 保養品公司擔任網路行銷
26歲 創業,成立「時間寵愛」品牌

公司小檔案
地址:新北市永和區永和路二段59號3樓
電話:(02)29289098
網站:https://www.cabuty.com/
通路:屈臣氏、Tomod’s藥妝
年營業額:5000萬元

更新:新增影片
發稿:00:02
更新:16:25
想知道更多,一定要看……
​【正妹創業2】叛逆女不按牌理出牌 推無紙面膜


廖妍羚26歲以保養品創業,儘管一路走來辛苦,她仍全力以赴。蕭榕攝

砸下千萬元成立實驗室。蕭榕攝

橙花油是公司的明星商品,已賣出逾5萬瓶。蕭榕攝

廖妍羚全家福。廖妍羚提供

2018年參加嘉誠微笑盃頒獎典禮。廖妍翔提供

以環保為訴求的無紙面膜。蕭榕攝

推出敏感肌也能使用的產品。蕭榕攝

成立實驗室後,推出許多明星商品。蕭榕攝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